韓國原文
여자이니까

도대체 알수가 없어 남자들의 마음 원할땐 언제고 다주니 이젠 떠난대
이런적 처음이라고 너는 특별하다는 그말을 믿었어 내겐 행복이었어

말을 하지 그랬어 내가 싫어졌다고 눈치가 없는 난 늘 보채기만 했어
너를 욕하면서도 많이 그리울꺼야 사랑이 전부인 나는 여자이니까

모든 걸 쉽게 다 주면 금방 싫증 내는게 남자라 들었어 틀린말 같진 않아
다시는 속지 않으리 마음 먹어 보지만 또다시 사랑에 무너지는게 여자야

- 오늘 우린 헤어졌어 부디 행복하라고? 너보다 좋은 사람 만나길 바란다고?
너도 다른 남자랑 똑같애 날 사랑한다 말할땐 언제고
솔직히 나 니가 잘되는 거 싫어 나보다 예쁜 여자 만나 행복하게 잘살면 어떡해
그러다가 정말 잊어버리면 어떡해
난 이렇게 힘든데 힘들어 죽겠는데 아직도 널 사랑하는데 -

사랑을 위해서라면 뭐든 다 할수 있는 여자의 착한 본능을 이용하지는 말아줘
나 한여자로 태어나 사랑받고 사는 게 이렇게 힘들고 어려울 줄 몰랐어
너를 욕하면서도 많이 그리울꺼야 사랑이 전부인 나는 여자이니까

中文翻譯

oh , yeah 。。。
到底能否瞭解男人的心?
何時愛著我 把心交出 而你卻棄我而去
你曾說第一次這樣心動 去感受一個特別的人
這話讓我深信不疑 讓我幸福
言尤在耳 你的愛卻已不再
傻傻的我卻還追在你的左右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重複)
輕易將自己付出 卻很快讓你厭倦
男人們就是這樣無情意
下定決心不再輕易付出
再次陷入愛的漩渦的還是女人
許是因了這樣 你不再愛我
傻傻的我卻還追在你的左右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為了愛情 付出一切 心甘情願
請別不要利用女人這柔弱天性
身為女人 原該被一生寵愛
不曾想愛是如此辛苦和艱難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女獨白/口白)
今天, 我們分手了,希望我能夠幸福,
能夠找到比你更好的人。
你也像其他的男人一樣, 忘了說過的一切。
說實話, 我不希望你能夠幸福,
我擔心你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女孩子,
幸福的過日子,
那你就會真的把我忘記的,我是那麼的難過, 心如刀絞,
我想我愛你愛的太深了,不要利用可以為了愛不惜一切
的女人的善良的本性,
生為一個女人, 被人愛是如此的難。
雖然我在罵你, 但我心裡是那麼的想你,
因為,把愛視為全部的我——是女人。

為了愛情 付出一切 心甘情願
請別不要利用女人這柔弱天性
身為女人 原該被一生寵愛
不曾想愛是如此辛苦和艱難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嘴上把你埋怨 心中仍把你牽掛
愛是一切 只因我生為女人

(男獨白/口白)
有一個我深愛著的女人,雖然我不能和她在一起,
不過,我仍然深愛著她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認識小牽是在我的時裝專賣店。小牽背著一個雙肩小包,很悠閑地在挑衣服,緊身的牛仔衣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修長的身材。基於職業習慣,我一眼就看中了她的整體氣質。
攝影師劉銘也看到她,用目光詢問我,我點點頭。劉銘從樓上的工作室取出我剛剛設計好的一套時裝,對小牽說:「小姐,這件怎麼樣?」
        小牽將衣服展開看了看,沒說一句話就走進試衣間。推門出來的小牽光彩奪目。小牽照著鏡子,很調皮地擺了一下腰身,轉身問劉銘:「你們習慣把衣服藏
到櫃台裡嗎?」
劉銘笑:「這套服裝是本店的非賣品。」
「那為什麼還要讓我試穿?」小牽毫不掩飾自己的生氣。
「是這樣的,我們剛剛設計了一系列時裝,需要一名模特兒幫我們作廣告,不知道小姐是否願意?」劉銘解釋著。
  「模特兒?我?」小牽一下子笑了,轉身到試衣間換下了衣服,對劉銘說:「你
找別人吧!我還要讀書呢。」
「沒關係,你可以利用課餘的時間。」我趕緊說。
在我和劉銘的一再勸說下,小牽終於答應試一試。
化妝後的小牽很上鏡頭,化妝師說小牽天生有著一副明星的面孔,身材又好,如果加入模特行列會很快走紅。小牽卻不在意這些,她最初肯答應給我做模特兒,只是為了好玩。
小牽畢業那年,我們已經認識了有3個年頭。在這3年中,小牽是我手中唯一的模特兒,我對她的喜歡已大大超過了我對工作的狂熱。我拼命地設計一套又一套不同款式的服裝,無非是為了能有更多的機會和她相處。
我已習慣默默地注視她。
這種注視多了,堆積在一起,變成了心裡的恐慌。我不知道沒有了她,我是不是還能設計出更好的服裝,還能有更多的突破?這種恐慌越來越來強烈時,小牽跑來告訴我,她暫時不想找工作,只想做一名專職的模特兒。
這個時候,我的時裝店正要擴展業務,完全可以留下小牽,但我最後還是將小牽介紹到本市最好的一家模特兒公司。她需要的是更廣闊的天空。當然,小牽不知道這些。在我憂鬱而複雜的目光中,小牽愉快地跟著我給她介紹的經紀人走了。
小牽開始參加各種比賽和表演,偶爾過來,也只是坐坐,並不多聊。在小牽越來
越紅的時候,她也開始越來越沉默。我感覺得到她內心的慌亂和無助,但我無能為力,她已不是3年前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了。她的身邊穿梭著各式各樣的人物。我只能看著她獨自沉默下去。我寧願相信,她的沉默,是她保護自己的武器。
小牽已經很久沒有過來坐了。有報紙報導她和一香港富商的兒子相戀的消息,說
兩個人共同為某某公司開張剪綵,為某次賑災聯袂義演等等。並登出兩人在一起的親密鏡頭,那個很年輕也很帥氣的男孩摟著小牽,笑得很開心。
劉銘將報紙拿給我看,我承認那一刻有心痛的感覺,整個人開始恍惚。我假裝要去倒茶,背對著劉銘說:「你注意到了沒有,小牽每次在公眾場合都穿我們品牌的時裝。」
身後的劉銘什麼都沒有說。等我轉過身,他也扔下報紙,不知到哪兒去了。那一瞬間,我才放心地落下淚來。認識小牽的時候她還太小,太天真,除了玩好像什麼都不懂,我不忍心因為自己的“喜歡”而打擾她純潔的世界。畢業後的小牽又那般迷人,我不可以利用她對我的信任而讓她只屬於我。她實在是一隻美麗的小鳥,而我能夠給她的天空根本就不足以讓她盡情的飛翔。
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承受這一天的到來,可是當真要面對的時候,才知道自己也不過是個需要被疼愛的男人。
此時,我只有兩種選擇:要嘛工作,要嘛喝酒。我選擇了工作,拼命的工作。

這期間,小牽來過兩次,我躲在劉銘洗照片的暗室中不敢相見,我害怕自己僅存的理智在小牽的目光中熔掉,我害怕自己的表白讓小牽內疚。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說到底,最終目的是要得到她。在男人的思維中,占有才是最原始最真的愛。可是單戀的痛苦已將這愛昇華,昇華到靜靜地退守一旁,看著她從容地迎接幸福。
我聽到劉銘問小牽:「是不是打算結婚了?」
「報上不是都這樣說嗎?」
坐在暗室的門邊,聽小牽輕柔的聲音像風般緩緩飄過,那顆心,除了痛什麼都感覺不到。我還能為小牽做些什麼呢?我還能為自己深愛的小牽做些什麼呢?除了一襲 純白的婚紗,我別無選擇。
查閱了大量資料,我一心一意設計起來。
劉銘問我:「又搞什麼名堂?」
「為小牽設計一套婚紗。」我裝著很開心的樣子。
氣氛突然靜了下來,劉銘問說:「你真的可以做到這般冷靜地為自己喜歡的人做婚紗,而新郎又不是你?」
我大吃一驚,手中的筆噹一聲掉在地上。原來我偽裝得並不成功,劉銘從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一定要說破呢?」我聽到自己的聲音空洞地、不帶任何
感情地穿越整個屋子。
「這麼多年了,我一直以為你說只是在等她長大。可到現在我才知道,你根本就是沒有膽量。」
「你不明白,小牽是一隻需要自在飛舞的小鳥,而我又不能給她一片遼闊的世界。我沒有理由讓她因為我的愛而放棄她應該得到的天空。」
「可再怎樣飛舞的鳥也要有落腳的巢啊!你愛她,不是給她天空,而應是溫暖
的窩。」
「那又能怎樣呢,她已經要結婚了,男方又那麼優秀。」
劉銘笑了:「是不是太在意一個人就容易患得患失,包括會去相信報上的小道消息?」
劉銘看著我:「小牽一直沒有男朋友,你根本就有機會,只是你太喜歡小牽,反倒變得縮手縮腳了,小牽最近常到夜市去吃冰,你不妨去找看看。」
重重拍過劉銘的肩膀,我直奔夜市,哪怕不表白,共敬一杯酒也是好的。
小牽果然在。很憂鬱地坐在那裡,面前的冰好像只是一種擺設。看到我,小牽略微有些吃驚,任由我看著她,淚水不知何故流了出來。我握住她的手。不管這淚水是為了誰。
許久,小牽說:「什麼都不要聽,只聽一個人的聲音,那個人的聲音。」
順著小牽的手指,我看到斜對面有一個在賣塑膠用具的攤販,他正大聲叫喊著:
「空前的價格啊,難得的機會,走過、路過、可是您千萬不要錯過……」
那一刻,我不自覺的僵住,渾身的熱血沖擊著我跳躍的心。原來,小牽天天到這裡來,只為聽到那個人的高聲大喊: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
原來,小牽是在意我的。
緊緊擁住小牽,擁住我險些錯過的幸福,30多歲的男人在街上哭。
結婚那天,我和小牽將從夜市買回的塑膠盆當成裝飾品,反扣在臥室的牆上。
小牽說,那裡面有我們生生世世的許諾。

感情其實是一種難解卻易懂的事,

不管別人如何苦勸,身在其中的人卻視而不見,

明明不該珍惜的人始終放不下,

一再放任自己去傷害自己和真正關心自己的人,

很欣賞黃義交前妻在終於死心後所寫的書:"離開心更寬",

和所有為感情所苦的人共勉。

Cck Y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